至光死

小神明死后的第三十二天,太阳湿漉漉地爬出来,滴着香油的祠堂前放着腐烂的柚子,红烛给他流了一点点假惺惺的泪,像春天化掉的雪。我说爱华别哭,他在看我们呢,可神怎么能死呢,神死了还怎么看我们呢?爱华的脸肿肿的,他不在这里,也不在那里,没有人收下他,就算他写的诗留给我读了,又有几个人记得他不爱吃酸的?

2018-11-03

小纱有多肉了!!!

2018-11-03

你看见爱情了吗

冰块是热的。酒杯里养小岛,勾起一点点罅隙,红黑液体浇灌下去像个吃头发的透明怪物,再偏偏手腕就会溢出来同样透明的杯。杯子吞下酒的双腿,因为它越界了。

2018-10-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