诚信网骗

你的人间无处可去

©诚信网骗
Powered by LOFTER

故居的哑雀

我回去时他仍然没有恋爱。穿的还是十年前的灰扑扑衬衫,套和医学生一样的白大褂,门前亭亭的树冠盖得郁郁葱葱像鸟的雨伞。他说人躲不了的雨,看不见的云,鸟都能看见,鸟的骨骼是他见过的最完美的骨骼,他说这话的时候近乎痴迷地抚摸着一具杜鹃的标本,是一只被那棵被他命名为雨伞的树抛弃的半大幼鸟,落在湿漉漉的石板地上,他捡回来半天就死了。我第一次见他正往一脸云淡风轻,满手血淋淋地给那只杜鹃开肠剖肚,见到我讶异地想要遮住桌子,十四岁的女孩本应正常地逃走,我却愈发兴奋似乎看见了不得了的秘密。那时我发现自己对万物一静一动,一呼一息都万分着迷,情窦初开的年纪里我的初恋是学校标本室,我看小动物也看人,我看器官模型,看书,...

女诗人的爱情死在第三十二个春天里  初恋那天她十九岁  P来到她的门前梦游  青年大学生样貌十三年未曾改变  眼镜压得鼻梁凹陷  她听见蛋糕桶里的镜子碎了  红花撞击星星  陨石裂解颠覆物理法则  P脸上未脱的稚气让她战栗不已  靠着她的羊毛裙子的脸颊上血液奔流  她像着迷似的亲吻他的眼睛和口鼻  她毒死了P之前与他一起共嚼了一块冰  随后她说:再梦游回去吧  梦见我吧

女诗人不再写诗的夜晚里用悬绳自缢了

阿洁有记忆的十四年里,屋外一直在下雨。从早到晚,像设定好的机械程序,她不知道四季,似乎是印在玻璃窗上的景象,贴住的动态壁纸,一点点爬过她的头顶。雨水招致灾难,妹妹说,我们永远活在灾难里,因为我们上辈子是处死了太阳的鱼。早上,妹妹趴在潮潮的枕头被子上,贴着阿洁的耳朵说话,她的皮肤像鱼,像海水的洞穴。妹妹拨弄她的头发,说雨水是阿洁引来的,所以雨不会停。她拿头发绕着阿洁的手指。阿洁去哪,哪就会下雨,阿洁是雨神。她们在床上待一个上午,然后阿洁看书,妹妹打伞出门,回来的时候就带着书,吃的,还有柴火。阿洁不能出门,不能淋到雨,不然阿洁会变成木炭。天上下的是酸啊?阿洁想到书上说的就问了,妹妹说不是,那是对阿...

王春燕早上起来刷牙,面台里的水混着泡沫总是冲不下去,她屏着呼吸等水下去,看见底下一坨乱糟糟的金头发堵着排水管,挂在旁边摇摇晃晃。王春燕皱起眉,从客厅桌子上抓了几张纸小心翼翼地把它捏出来扔到垃圾桶里,美国女孩习惯睡到中午,这些头发隔了一夜发出怪味儿,她很想冲到艾米丽的房间前把她的门捶得震天响,把她的快餐食品全扔到垃圾桶里去,她已经迈出朝楼上走的几步了,却又收住了脚,烦闷地用手指捋了捋自己的刘海,走进厨房。这时候艾米丽在二楼翻了个身,迷糊地睁开了一会眼,又抱着被子睡着了。

但是空气很好啊?

莉同学长得丑且刻薄。甜美的梦里装上一袋子白砂糖,在她身上撒得黏腻又恶心,她还想稍微坐一会,看一下春天飞走的白鸽会不会在冬天回来,蓝天里死去的灵魂染得蓝天更蓝更空虚,午餐盒里放的小怪物和蜻蜓一起对她说再见。你要回来,要在白天和夜晚同时出现的时候,把糖浆擦得干干净净不留一点点泪痕,走到我面前,世界不会毁灭的。